凌羽尘Samsara

王嘉尔是光是神是信仰是我的一切.

【周叶】【ABO设定】首领04

  喻文州很喜欢早晨的天空。
  他喜欢没有白云的蓝天,像刚刚被泉水洗过的蓝宝石,也像黄少天的眼睛。
  “嘿首领,干什么呢?”少年清朗的嗓音从背后传来。
  脚下的瓦片轻轻震动了一下,喻文州不用回头都知道是谁:“你看,溪山城。”
  “怎么了,不是挺好的吗,你又怎么了?”黄少天探着头顺着喻文州的视线向远处望去,只有熙熙攘攘的人群,还是那个一派祥和的溪山城。
  “不,你仔细看。”喻文州用修长的手指轻轻点了点几处地方。
  黄少天眯了眯眼,只是几个看起来再普通不过的平民。但他也不傻,很快就发现这几个人只是在街头小巷和小铺之间穿梭。
  “圣坛的人?”他问道。
  喻文州点点头:“我已经观察了半个小时。他们在有规律地活动着,每过一段时间就会更换一批人。根据我的初步断定,他们应该是圣坛分布在各个城市专门收集情报的小喽啰。就算抓住也问不出所以然。”
  “哦,阴魂不散啊真是。对了你昨晚和周泽楷谈的怎么样了?”黄少天在他脚边坐下来,两条长腿在空中不住地晃悠着。
  “他的意见和我差不多一致,圣坛是一个巨大的隐患,它就像是一只蛰伏的老虎,野心极大,在我们不备之际就会露出獠牙。”他顿了顿,“所以,我和他都赞同集中力量消灭圣坛。”
  “可其他族也不一定同意啊。”黄少天耸耸肩,“王杰希那家伙可是典型的利族主义者,简直要把自己整个人都奉献给微草了。任何有损微草利益的事,他翻来覆去想半天才会同意。磨磨唧唧的。”
  “没关系,他也并不是个不识时务的人。在大势面前,我相信他会做出正确的选择的。”喻文州笑了笑,“你也会支持我的,对么?”
  “当然。我永远都会站在你这一边。无论是升华,还是堕落。”黄少天抬起头看着喻文州被阳光勾勒出的完美下颚线,也笑了。






  
  //
  “起床。”周泽楷在清晨的时候就已经穿戴洗漱好了。他轻轻拍了拍叶修,道。
  “边儿去。”叶修不耐烦地挥开他的手,撑开一只眼睛朝外面望了望,“天还没亮多少呢干嘛啊。”
  “我们今天必须赶到目的地。”周泽楷说。
  “你先去吃早饭,再给我五分钟。”叶修翻了个身,竖起五根手指。
  周泽楷蹙了蹙眉,俯下身把自己修长白皙的手扣上叶修的手背,低下头把叶修微凉的耳垂含进了嘴里,用虎牙轻咬了一口:“起不起?”
  “起起起!大哥我起还不行吗!”叶修一下子清醒了,他用力推开周泽楷一翻身下了床去穿鞋子,“给我五分钟,不对三分钟,马上就好!”
  周泽楷悠闲地倚在床边看着叶修忙手忙脚地打理自己,忍不住笑了一下。
  叶修正巧回头看了一眼,就再也忘不掉了。清晨的阳光洒在周泽楷的脸上,凑近了白皙皮肤细小的茸毛都能看得一清二楚。连浓密的睫毛都被镀上了一层金,黑得发亮的长发笔直地从脑后倾泻而下。卧蚕在阳光里看不真切,但从弯起的弧度能隐隐约约看出在笑。薄唇翘起一个极浅极轻的弯度。
  像是从画卷中走出来的神一般,耀眼却又无法触及。
  “看什么?”周泽楷见他愣住了,问道,连带着嘴边的弧度也消失了。
  “没什么。”叶修晃晃头。
  这男人的味道竟然该死的甜美!【划掉,作者脑抽】
  “可是这儿到你们轮回驻地不是还有一段路程么?”叶修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,问道。
  “对,所以必须加快节奏。”周泽楷挑起了一边的眉峰,“你怎么……”
  “哎我去一下卫生间!”叶修直接打断了他,逃跑般跑了出去。
  他的目光深沉,若有所思地看着叶修刚刚站的位置。
  所有的一切都在缓缓向他展示本来的面目。
  很快,我就会知道你是谁了。




  
  //
  再次出发时,周泽楷直接让叶修和苏沐橙坐到了马车里,说是接下来的路程比较危险。
  叶修内心:有马车你还不让我坐非要跟你同乘一匹马?不要脸!
  马车虽然外表看起来很简朴,内里却是布置得低调奢华。叶修懒散地靠在睡榻上,上下眼皮直打架,本来晚上睡得就晚,周泽楷又一大早就把他拎起来了,困得不行。
  苏沐橙倒是活力满满,摆弄着马车窗帘上的细小挂件兴奋道:“我还是第一次坐首领的马车!”
  叶修眼睛半睁半闭:“嗯?他不是一般都骑马么?”
  “对啊,但是要是首领受伤骑不了马呢?说起来首领还一次都没有坐过呢,我们俩是最先坐上的人诶!”
  “哦。”叶修明显不明白苏沐橙的兴奋从何而来,闭上了眼睛就准备补觉。
  砰——
  忽然马车猛地刹住,随之而来的一声巨大的响声。苏沐橙猝不及防眼看就要和木板来个亲密接触,所幸被叶修眼疾手快地扶住了。
  “发生什么了?”苏沐橙好奇道。
  “不知道。你在这待着,我下去看看。”叶修嘱咐道,掀开门帘就准备往下跳。
  “你小心点,你带把剑吧。”她叫住叶修,从马车壁上取下一把剑递给他。
  “好。”他把剑在手上掂了掂,转身跳下了车。
  原本周泽楷是怕叶修出什么意外,就把马车安排在了自己后面。叶修一下车就看见了他此生再也不想看见的熟悉标志和黑色身影。
  “你们之中是不是有一个新来的Omega?”黑衣人的视线在人群中巡梭着,问道。
  “咣当”一声,叶修手一松,剑掉在了地上。纵使他从小就受过如何隐蔽自己的训练,可在那种深入骨髓的恐惧和憎恨之中,他几乎快要控制不住自己。


  声响引来了黑衣人的注意。
  “就是他。把他交出来,我可以放你们一马。”他眼睛一亮,用手指着叶修,兴奋得沙哑的声音都有些颤抖。
  周泽楷和江波涛同时回过头来看着叶修,目光中满是探究。叶修无暇去顾及他们的想法。他一步步,缓缓地走到周泽楷身边,强迫自己直视着黑衣人。
  周泽楷能看到叶修的指尖在颤抖着,嘴唇已经没有了血色,目光中盛满了快要溢出的恐惧。令人心疼。
  “你是说……他?”周泽楷用下巴指了指身旁的叶修。
  “没错,快点。”黑衣人动了动手指,他身后的黑色身影上前了一步。
  “可以。”周泽楷悠悠地吐出两个字,眼睛瞥着叶修。


  果然……还是会被抛弃啊。叶修想着,整个人如坠冰窟。眼泪几乎就要不争气地流下来。他从来都不是一个爱哭的人,可不知怎的,心口好痛好痛,呼吸时连带着心肺一起疼。他没想到周泽楷会这么干脆,尽管他们之间没有明确的关系定义。
  “——拿你的人头来换!”一道锐利迅疾的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为首的黑衣人扑去,被他险险躲过,只在脸颊上划出了一道血痕。
  “给我上!”他恼羞成怒,大吼着。
  一瞬间风声大作,地上的尘土也被卷了起来,迷了人眼。周泽楷一把揽住叶修的腰,对着江波涛道:“进攻!”
  叶修还没缓过来,泪珠挂在小脸上带出一道明显的水痕。周泽楷低下头细细地舔去了他的泪,是咸的。
  “抱紧我。”他低声说道。然后左手一挥拦腰斩断了几个身影。虽然把叶修带在身边会影响他的战斗力,但圣坛的目标是他,只有带在身边才能保证安全。
  江波涛拎着两把长剑一夹马腹冲了出来,他最擅长的是使双剑,能力像是天生为辅助周泽楷而生,是把一切动向都放大,在脑海中形成三维图像。他能算出什么时候是最利于周泽楷的能力,哪个方向的风更加强力。
  “接着!”周泽楷手一招把叶修送到了江波涛身边,“保护好他,其他的我来。”
  




  黑色的湿气快速蔓延着,所过之处寸草不留。周泽楷迎着黑雾双手合十闭上眼,嘴里小声地念着什么。
  青色的巨大风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聚着,四周的风纷纷朝着周泽楷汇聚而来,他忽然睁开双眼,大喝一声,巨大锋利的风刃仿佛直接把天空一分为二,连着黑雾也一起吹散。青色风刃直接把一半以上的人都劈成了两半,连青绿色的草都染上了一层血色。
  “撤!”为首的黑衣人大喊道,“周泽楷,我们走着瞧!”
  “随时奉陪。”周泽楷刚刚用完了大半的力量,脸色有些苍白,整个人浮在空中,显出少年的意气风发,仍是云淡风轻地回道。
 



  //
  一直到傍晚才到了轮回的驻地。孙翔迎出来时看到虚弱的周泽楷一脸讶异:“哟首领这是怎么了,路上遇到圣坛的人了?”
  江波涛翻了个白眼,把他接给叶修随后道:“你这乌鸦嘴猜的倒也挺准。”
  孙翔注意到叶修,揽过江波涛的肩小声问道:“那小白脸谁啊?”
  一提这个江波涛就郁闷,他推开孙翔的脸没好气道:“自己问首领去,我还有事呢。”说完头也不回走了。
  孙翔:???
  
  叶修比周泽楷矮一大截,只能吃力地把救命恩人扶到床边,深吸一口气把周泽楷放到床上。
  正想给周泽楷倒杯水,他忽然感觉衣角被抓住了。回身正对上周泽楷深不见底的黑瞳:“呃……你要喝水吗?”
  周泽楷没出声,只是沉默地望着他,漆黑的眸子里包含了太多,叶修看不真切。
  他顺势坐在床边,沉吟了半晌,还是开了口:“你今天……为什么要救我?”
  “就算把你交出去,他也不可能让我们全身而退。”
  叶修双眼里仅存的一点火苗也熄灭了,他眨眨眼,努力把不争气的眼泪憋回去:“哦……”
  周泽楷坐起身,用手把他的头扳得正对向自己,一字一句地道:“刚才是骗你的。”
  “因为我不想看你被他带走。不想看见你无助失神的模样。”
  “因为我想你留在我身边。”
  在叶修惊愕的眼神中周泽楷渐渐靠近,他扣着叶修的后脑勺吻了上去。舌头急不可待地撬开对方的牙关长驱直入。是一个急躁且青涩的吻,算不上温柔,却带着Alpha特有的侵略性和占有性。
  直到叶修快要穿不上气,周泽楷才恋恋不舍地放开了他。
  “那么,请一直待在我身边。”叶修说。
  “好处是什么?”
  “好处是,我。”
  



  ——TBC
  更了3.5k!!夸我勤奋!
  上一章热度是第一章的二分之一😭我哭了 求大家推荐一下喜欢一下
  这章热度有70下章开车!
  看完喜欢一下推荐一下关注一下8!100粉抽奖!
  评论抽人送抱抱和亲亲(你滚)。
  

评论(4)

热度(57)